Screen Shot 2019-04-01 at 3.24.27 PM.png

我是 Angela。Kiss & Tell 是我的 vintage 小舖,也是我跟大家分享復古美感/生活的筆記。很高興認識你。

麻雀變鳳凰的狗故事

麻雀變鳳凰的狗故事

阿狗與我,攝於 2011 年林口家中

約五年前我在新北市林口區的山上(處處都是沙石車的工業區)撿到了一隻黑色的台灣土狗。那時候阿狗才幾個月大,滿身的皮膚病,而且非常的瘦弱。我把阿狗撿回家時只是想把他養胖點,治好病,教一些基本的家教,然後看看能不能替他找到好人家收養。

後來我發現台灣土狗在台灣不太吃香,因為很多人都想養什麼法國鬥牛犬啊、紅貴賓啊之類的名犬。再者台灣人家中的空間不一定很大,而且工作時間長,比較難每天帶狗去散步很久(更何況有些地方,比方我後來住的三重區,沒什麼適合狗玩耍的綠地)。當時至少我家裡空間大,而且請了狗保姆(鄰居的小孩)每天帶他出門玩耍,想說就算有人收養他,阿狗的生活條件也不一定會變得更好,所以就暫時打消了主意。

約兩年前,我跟男友 Julian 搬到了德國,理所當然地就把阿狗帶來了(狗坐飛機一趟大概是人坐飛機來回的價格),阿狗就成了移民狗。德國真是個狗天堂。可能因為養狗的人多,所以無來由的怕狗的人相對的很少(雖然不是人人都很愛狗,但是沒有遇到像在台灣遛狗時偶而遇上的那種歇斯底里的害怕狗的人)。不管是公共交通、餐廳、銀行、cafe、還是酒吧都可以帶狗兒出入,而且還常常有一碗水還有一罐狗餅乾等著狗主人與愛犬一起光顧。我們住的小鎮上綠地多,四面八方步行不到五分鐘就有小河、公園、田野,要帶狗出去玩很方便(也常遇到別的狗,讓狗兒們有機會社交)。另外,德國沒有「台灣土狗」這個品種,所以阿狗變得很稀奇。其實他本來就可愛又討喜(又非常的會撒嬌,不管是對熟人還是陌生人都一樣,馬上挨過去等你摸他),所以愛狗的德國人都非常喜歡他(帶阿狗去哪裡都會遇到有人問:「我能不能摸摸你的狗?」還有「我能不能餵你的狗吃香腸?」)。

 阿狗與 Carina

最近因為可能又需要大遷居的關係開始考慮替阿狗找新家(買不起狗機票,對狗而言,德國環境比台灣好,而且狗很怕坐飛機)。很巧的,男友 Julian 的朋友 Carina 是個愛狗人,而且本來就是阿狗的好朋友。Carina 與他的男友在德國的小村莊經營農場兼酒莊兼餐廳,有一望無際的田地與葡萄藤,還有馬兒與騾子等大小動物。他們的餐廳室內室外加起來可以容納 700(沒錯,七百個!)客人。他們家的三隻狗兒們自由的在農莊與餐廳出入,跟客人哈拉,陪小鬼們玩耍。另外,他們的狗都是領養來的,所以對於幫助狗兒適應還有相關的訓練都很有經驗!

上上個週末我們把阿狗帶去 Carina 那邊,陪了他一天。他們原有的三隻狗都個性溫和,完全不會欺負阿狗(阿狗很膽小,常常被比較兇的狗教訓)。晚餐過後我們偷偷地離開,讓阿狗跟 Carina 他們一起住下去。跟據 Carina 的回報,阿狗一開始有四處找我們,但是只要有 Carina 在,他就不會哭啊哭啊。過了幾天之後他似乎完全適應了,跟著 Carina 一起去狗學校(學習怎麼跟他們的貓咪相處),跟著其他的狗兒們一起去散步也不需要綁繩子。在我們家的時候阿狗吃的是普通的乾飼料,到了 Carina 的餐廳,變成了吃自家煮的狗兒專屬餐(還曾經一天吃掉四塊炸豬排),我想美食的誘惑跟他這麼短時間內能夠適應應該有直接關係。聽說他最近喜歡上了自家製的德國白香腸,但是皮要先剝掉...

阿狗啊,你好命啦!
 

有時我也會一點點想他,特別是忘記他已經不在的時候(我會在工作到一個段落的時候轉身喊他去散步,然後發現公寓空蕩)。不果只要想到他現在過得很好,就覺得滿安慰的。

另外:在我剛撿到阿狗的同時也有另一隻顯然是他姐姐或妹妹的小狗,也是黑色,但是眉毛兩撮白白,又肥又可愛。但是我當時無法想像同時收養兩隻,只好挑了看來比較弱而且可能很快活不下去的阿狗帶回家... 不知道阿狗的姐妹是不是還在林口(甚至不曉得她是不是還活著)。如果大家有想要養狗的話就請考慮收容台灣本地的流浪狗:不管是比忠心還是比聰明,他們真的一點也不輸有血統的純種狗,而且他們很需要你。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can be wonderful.
— Mae West

Kiss & Tell 店面: pinkoi.com/kissandtellvintage
Kiss & Tell 粉絲頁: facebook.com/kissandtellvintage

LINDY HOP 風格的復古穿搭:女生篇

LINDY HOP 風格的復古穿搭:女生篇

老物分享:復古/Vintage 人形娃娃

老物分享:復古/Vintage 人形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