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9-04-01 at 3.24.27 PM.png

我是 Angela。Kiss & Tell 是我的 vintage 小舖,也是我跟大家分享復古美感/生活的筆記。很高興認識你。

Swing 歌曲分享(#31):Lulu's Back in Town

Swing 歌曲分享(#31):Lulu's Back in Town

紐奧良爵士樂手,Wingy Manone(via: Gottlieb Jazz Photos

我們這週想跟大家分享的歌曲是 1935 年由 Al Dubin 填詞,Harry Warren 作曲的〈Lulu’s Back in Town(露露回來了)〉。這首歌在 1935 年曾經出現在《Broadway Gondolier(百老匯船伕)》這部電影中,當時由 Dick Powell 與 Mills Brothers 演奏,不過我們想推薦的是由紐奧良樂手 Wingy Manone 所演出的版本:

其他值得欣賞的翻唱包括:

 

有關 Wingy Manone

Wingy Manone 的全名是 Joseph Matthews Manone,是一名著名的小號手與歌手。Wingy Manone 在十歲的時候因為一場車禍的意外而失去了右手臂,即使如此,從小便與義肢為伍的 Wingy 演奏技術之純熟,讓就算看他現場演出的觀眾也無法察覺他肢體上的殘缺。因為  “Wing” 是「翅膀」的意思,所以 “Wingy” 這個綽號可以翻成「翅膀仔」。以下是 Wingy Manone 現場表演的影片:

著名爵士小提琴手 Joe Venuti 是 Wingy Manone 多年的好友,為了挖苦 Wingy Manone,Joe Venuti 總是在他生日的時候送他單個袖扣(袖扣這種古典的男性配件用在有法式袖口的襯衫上,一般肢體健全的人會需要「一對」),真的是令人傻眼的幽默感⋯⋯

狐狸設計的袖扣(via: Pinterest

 

重點片語解析

Wingy Manone 版的〈Lulu’s Back in Town(露露回來了)〉是一個有如相聲的對唱,主要的歌詞由 Wingy Manone 負責,而逗趣的對話則是不知道是誰,所以我在歌詞中稱他為 “Funny Guy”。

這首歌的內容主要是說有個叫做 Lulu(露露)的女生要回來了,所以主唱為了她決定要好好的打扮打扮,順便跟其它的情人告別(因為露露要回來啦~)。而歌曲中的 Funny Guy 則是負責問一些蠢問題還有發動幾個哏,我們會一一解釋。

  • “Tuxedo”:常被翻為「燕尾服」,但實際上 Tuxedo 跟燕尾服完全是兩回事。以正式的程度來說的話,燕尾比 Tuxedo 還要正式。Tuxedo 也常被稱為 “black tie”(因為搭配的蝴蝶結是黑色),而燕尾服則是 “white tie”(因為搭配的蝴蝶結是白色)。Tuxedo 應該是「正式的晚禮西服」,我們在〈Tuxedo Junction(Tuxedo 轉運站)〉中略有提及。

Tuxedo 晚禮服(via: M.J. Bale

身著燕尾服的踢踏舞巨星 Fred Astaire(via: Pinterest

  • “pressed”:在這裡不是「壓扁」而是「整燙」的意思,有點老派/英式的說法。
  • “How come?”:「為什麼?」、「為啥?」、或是「怎麼會這樣?」的問句
  • “Is that so!”:「是這樣啊!」
  • “half a buck”:一個 “buck” 就是一塊錢的意思,所以 “half a buck” 就是五毛錢。當年的五毛錢應該可以買到一些東西,不像現在連買一份報紙都有困難。在〈Don't You Feel My Leg(別碰我的腿 / 感覺到我的腿了嗎?)〉的重點片語解釋中有提到各種跟貨幣有關的俚語。
  • “slick my hair”:“slick” 是光滑的意思,作為動詞就是替頭髮上油,因為頭髮上油之後會很光滑。
  • “boutonniere”:法語,正式場合用的胸花,英式名稱是 “button-hole”,從夾克領子的鈕釦洞插入,然後固定在反面的圈圈裡。

胸花(via: Style Me Pretty

西裝領子翻過來,鈕扣洞下方有一個小小的圈圈是固定胸花用的(via: What is a Gentleman

  • “pets”:「寵物」,但是這裡是「情人」的意思。
  • “coquettes”:賣弄風情的女人。
  • “Now you know Mister Otis regrets, boy”:

    這句話中有三個不同的哏。

    第一個哏是 “regrets” 的用法。這裏的 “regret” 不是「後悔」而是較為類似中文的「遺憾」,算是正式通信中常見的「婉拒用」片語。重點是:這樣子表示「遺憾」其實是很制式化而且毫無誠意的說法。比方說 “We regret to inform you that you were not accepted into our university” 就是「很遺憾通知您沒有被我們的大學錄取」,但是實際上對方一點都不遺憾,因為你進不進得了大學其實關他們屁事,所以 “regret” 只是一種形式上必須有的措辭。有時候收到這種過度禮貌的片語甚至會給人一種被貶低了的感覺。

    第二個哏是 “Mister Otis” 的典故。

    當年著名的爵士作曲家 Cole Porter 曾經寫過一首很詭異的歌叫作 〈Miss Otis Regrets(歐提斯小姐很遺憾⋯⋯)〉,內容基本上是說歐提斯小姐遺憾今天沒法來吃飯,因為她殺了她的情人,然後被人群拉去吊死了(什麼跟什麼??)。這首歌的風味有點像聖誕曲調,加上做作的措辭,在形式與內容之間拉出一段令人感到非常的突兀的差距,可以說是 Cole Porter 比較黑暗的幽默作品。我們沒有介紹過這首歌因為它不是 swing 的節奏(雖然 Cole Porter 寫了很多其他 swing 的歌曲)。這裏的歐提斯先生(“Mister Otis”)就是借用了這首歌名,所以是個輕輕的雙關語。另外,自已把自己用第三人稱呼有點像是中文中「老子」的感覺,所以這句話也可以翻成「老子最近沒空跟你們這些騷貨鬼混」(因為露露回來了)。

    第三個哏是 “boy”。

    有時候文中出現莫名其妙的 “boy” 其實是無意義的助語詞,不過當年 “boy”(小子)也是白人對黑人(男性)輕藐的統稱。而 “now you know” 就是「你現在知道了」,所以整個加起來就是一種教訓晚輩的輕視口氣。

    所以這一段的意思大概就是:「你這個小子現在可知道了,老子我最近沒空跟這些騷貨鬼混(因為露露回來了)」。

    由此可見這個露露是多大牌的人物。
  • “not to call”:在這裡的 “call” 不是打電話的意思而是登門拜訪的意思,也是很老派的說法。在維多莉亞時代的人們會 “pay calls to each other”(互相登門拜訪)。
 

歌詞翻譯

Wingy: Got to get my old tuxedo pressed
Wingy: 得把我的舊晚禮服燙好
Funny Guy: How come?
Funny Guy: 為啥?

Wingy: Gotta sew a button off my vest, cos tonight I’ve gotta look my best
Wingy: 得把扣子縫回我的背心上,因為今晚我必須展現出最帥氣的一面
Funny Guy: For what?
Funny Guy: 幹嘛?

Wingy: Lulu’s back in town
Wingy: 露露回來了
Funny Guy: Is that so!
Funny Guy: 是這樣啊!

Wingy: Gotta get a half a buck somewhere
Wingy: 得去哪弄個五毛錢來
Funny Guy: Goodbye!
Funny Guy: 掰掰!

Wingy: Gotta shine my shoes and slick my hair, gotta get myself a boutonniere
Wingy: 得把我的皮鞋擦亮,梳個油頭,再得給自己買朵胸花
Funny Guy: A what?
Funny Guy: 買蝦米?
Wingy: Lulu’s back in town
Wingy: 露露回來了

Wingy: You can tell all my pets, all my Harlem coquettes,
Wingy: 你可以告訴我那些馬子,我在哈林區的所有騷貨
Wingy: Now you know Mister Otis regrets, boy, that he won't be around.
Wingy:現在你這小子總算懂了 「“歐提斯先生” 很遺憾 」,嗟,老子我最近可沒空在這鬼混了
Funny Guy: Yeah but I will!
Funny Guy:沒關係~有我在!

Wingy: You can tell the mailman not to call, I ain't comin' home until the fall
Wingy: 你可以告訴郵差莫再來訪,我到秋天前都不會回家
Wingy: And I might not get back home at all... Cos Lulu's back in town!
Wingy: 或許我再也不會回家... 因為露露回來了!

 

華納配樂

〈Lulu’s Back in Town(露露回來了)〉的旋律也有出現在 1935 年的卡通《Buddy the Gee Man(特務巴弟)》。這個卡通是華納兄弟的早期作品,可以說是 Tweety Bird(崔弟鳥)等等經典角色的前身。

 

芝麻街

有如許多其他著名的 swing 歌曲,芝麻街也有過〈Lulu’s Back in Town(露露回來了)〉的片段。在這個短片中,露露是一個醜醜的玩偶,而且跳舞的時候,雖然是當 follower(跟舞者)但卻一直在搶著領舞~  

 

Kiss & Tell Authentic Jazz

最近 Angela 正好用〈Lulu's Back in Town(露露回來了)〉編了一個單人的 authentic jazz 排舞。上週同學們已經學了一小段~ 等到學完了之後再跟大家分享成品!如果喜歡經典 swing 音樂或是對這類的單人舞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我們週一的 Drop-In 課程 ^0^ 

 

我個人覺得這首歌最有趣的地方是:雖然我們不停的聽到「露露要回來了」有多麼的驚天動地,但是歌曲中露露本人卻沒有出場(除了芝麻街的版本以外)。其實這樣是最聰明的方法,因為在聽眾的幻想中,露露有無限的可能性,而在任何一個填詞者的筆下,露露卻只會有侷限而已。

嗯,看得出來 Angela 的本行是文學,這次好好的把這首歌解剖了一番~

我們下週會挑另一首經典 swing 歌曲跟大家分享,歡迎在留言中跟我們點歌喔!

* 話說我今天找到了踢踏大師 Fred Astaire 版本的〈Miss Otis Regrets(歐提斯小姐很遺憾⋯⋯)〉,把這首歌的黑色幽默發揮得淋漓盡致

(圖/文:Angela、Jedi;校稿:念祖)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can be wonderful.
— Mae West

Kiss & Tell Authentic Jazz(想跳舞點這裡)
Kiss & Tell Vintage(想買古董點這裡)

脫了再上:50 年代的時尚襪子舞會

脫了再上:50 年代的時尚襪子舞會

Herräng Dance Camp:全世界最大的 swing 工作營~ 詳細攻略!

Herräng Dance Camp:全世界最大的 swing 工作營~ 詳細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