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9-04-01 at 3.24.27 PM.png

我是 Angela。Kiss & Tell 是我的 vintage 小舖,也是我跟大家分享復古美感/生活的筆記。很高興認識你。

Swing 歌曲分享(#23):They All Laughed

Swing 歌曲分享(#23):They All Laughed

George 與 Ira Gershwin,Al Hirschfeld,1955(via Al Hirschfeld Foundation

我們這週要介紹的是最近台北舞者 / 老師 Bibi 在臉書上分享的〈They All Laughed(他們都在笑)〉這首爵士經典名曲,並且順便跟大家介紹作曲填詞的 George 與 Ira Gershwin 這對著名的爵士兄弟。

雖然許多的著名樂手曾經翻唱過〈They All Laughed〉,我們這次想推薦的是 Ella Fitzgerald 與 Louis Armstrong 合唱的版本:

有如當年許多熱門歌曲(例如〈The Way You Look Tonight(你今晚的樣子)〉,這首歌原先來自 Fred Astaire 與 Ginger Rogers(佛雷與金姐)在浪漫喜劇電影,1937 年的《Shall We Dance(讓我們共舞)》:

George(左)與 Ira Gershwin,1925(via Getty Images

《Porgy and Bess》海報,1935(via Figure Skating Encyclopedia

George 與 Ira Gershwin 兄弟生長於紐約。他們的父母是來自蘇俄 / 烏克蘭的猶太移民。George 在青少年時期就在叮碰巷(Tin Pan Alley)的音樂出版商當 “song plugger”(歌曲演奏員)打工。當年因為錄音技術尚未發達,所以叮碰巷裡著名的出版商都會雇用一些稱為 “song plugger” 的鋼琴手,隨時替想要買樂譜的客人們演奏歌曲(等於是活人版的點唱機)。善於寫作的的 Ira 也在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替音樂劇填寫歌詞。在 1924 年,兩兄弟首次合作替百老匯音樂劇《Lady, Be Good(小姐,請善待我)》作曲填詞,美國流行音樂史中最成功的兄弟搭檔就此產開了他們的合作生涯。

譜出了無數當年人們朗朗上口的爵士金曲之外,George 與 Ira 最具代表性的成就應該是 1935 年的 “folk opera”(「民俗歌劇」)《Porgy and Bess(波吉與貝絲)》。這個歌劇取材於美國文學,但是風格可以說是融合了歐洲古典音樂以及美國當代爵士的薰陶,並且在第一次公演的時候演員們都是受過聲樂訓練的黑人歌手。在種族歧視嚴重的當年,這種舉動可以說是空前的具挑戰性。雖然《Porgy and Bess》首次公演時票房表現欠佳,但這齣「民俗歌劇」,至今已經成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音樂 / 戲劇創作之一。《Porgy and Bess》中最著名的歌曲,正是喜歡跳 blues(藍調雙人舞)的舞者們都很熟悉的〈Summertime(夏日)〉。

Fred Astaire & Ginger Rogers(佛雷與金姐),1937 (via Vivian Talks Ginger Rogers

繼《Porgy and Bess》之後,Gershwin 兄弟遷居至好萊塢,並且開始替《Shall We Dance》作曲填詞。在這部電影中 Fred Astaire 扮演一個假裝自己是俄國芭蕾舞者的美國人,在從歐洲前往紐約的遊輪上遇到了 Ginger Rogers 所飾演的女踢踏舞著而瞬間墜入愛河。Fred Astaire 在整片中鍥而不捨的追求 Ginger Rogers,導演也藉此理由名正言順的穿插許多雙人編舞。就像《Porgy and Bess》,George Gershwin 在《Shall We Dance》的配樂中也融入了許多古典音樂的元素,不過多數人現在所記得的不外乎是〈They All Laughed(他們都在笑)〉、〈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不如就別了吧)〉以及〈They Can’t Take That Away from Me(他們無法剝奪的回憶)〉這三首歌。

在《Shall We Dance》的製作過程中,George Gershwin 開始抱怨頭痛欲裂,而且漸漸無法控制動作,情緒也變得不正常。在這部電影上映兩個月後,George 因為腦部腫瘤而突然過世,當年才 38 歲(1937)。George 過世之後 Ira 進入半退休狀態,休息三年之後才重新開始跟 Kurt Weil、Jerome Kern 等著名編曲家合作。據說 George 與 Ira 兩兄弟感情密切並且互相支持,從未因為金錢或是名聲爭吵。當 Ira 在 1932 年因為替音樂劇《Of Thee I Sing(為你歌頌)》填詞而榮獲普立茲獎時,他甚至因為普立茲委員會完全漠視作曲的 George 而決定抵制頒獎典禮,最後是 George 強迫他出場。

George 在世時常常說他作曲的過程只不過是:「捉捕在空氣中漂浮的曲調。(trapped tunes…[that] floated in the air)」。而每當有人問起 Ira:「是先有曲調,還先有有歌詞?(Which comes first? the music or the words?)」這個挑撥離間的問題時,Ira 總充滿智慧的回答:「是先有合約!(the contract!)」。

其他 George 與 Ira Gershwin 的其他著名歌曲包括:

 

重點片語

〈They All Laughed〉中最關鍵的片語是 “the last laugh”(最後一笑),也就是在某個爭執中獲得最後勝利的意思。這個片語有時也會以 “the last word”(最後一個字)的形式出現。這首歌是一個第一人稱敘述的故事,說著種種乍看之下異想天開而且被世人嘲笑的點子最後終於成為了人人稱羨的成功範例,就像追求一個夢寐以求但彼此落差極大的愛人,雖然一開始不被看好,最後卻擄獲了她 / 他的心。所以不管一開始被多少人唾棄或是懷疑,只要能夠堅持到底,鹹魚翻身,最後臉上掛著笑容的人,就會是你。

  • “The odds were a hundred to one against me”:在賭博下注的時候莊家會以 “X to Y against”(X 比 Y) 的方式表達賠率(“odds”),所以 “a hundred to one against me” 的賠率就是一比一百賭我輸的意思。換句話說如果花一元賭我贏,然後我真的贏了,你就會得到一百元。賠率超高的,就是看衰我的意思啦。
  • “people from Missouri never incensed me”:這句話的意思有點爭議。“Incense” 是激怒的意思,所以整句話應該可以翻譯成:「我從未被密蘇里州的人激怒過」。在網上搜尋了一會兒之後只有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美國各州都有一些著名的特點,常常被印製在車牌上作為該州的格言,比方說佛羅里達州是 “the sunshine state”(陽光之州),而密蘇里州的格言則是 “the show-me state”(「沒圖沒真相」州)。據說這個格言來自 1899 年的密蘇里州國會議員 Willard Vandiver 形容自己說:“Eloquence neither convinces nor satisfies me. I am from Missouri. You have got to show me”(花言巧語對我來說沒有說服力,我不會滿意。我來自密蘇里,一定要親眼見到才算數)。依照這個故事的話,這句歌詞應該是「就連來自密蘇里州這種不信邪的人,都無法激怒我」的意思(好牽強喔,什麼跟什麼嘛 XD)。
  • “How many, many times the world had turned”:這句話應該來自 “turn the tables”(把桌子轉過來),也就是「扭轉情勢」的意思。所以這句可以翻譯為「這個世界的情勢曾經多次扭轉」,不過在這首歌中與其扭轉情勢不如說扭轉了眾人的認知,讓大家刮目相看。
  • “Marconi”:無線電的發明者。
  • “wireless”:無線電。
  • “phony”:虛假或是偽造,也就是說 Marconi 的收音機早期常被以為是個騙局。
  • “They laughed at us, and how!”:應該是 “And how they laughed at us”,「他們是怎麼樣的嘲笑我們」,為了要達成詩意的句子,所以文字有稍微被挪動。
  • “Rockerfeller Center”:紐約的洛克斐勒中心。在 1928 年由富豪約翰·洛克斐勒開始的建築計畫,一年後遇上經濟大蕭條,結果沒人肯投資,而變成了有史以來最龐大的私人建案。整個案子包括紐約曼哈頓的 14 棟摩天大樓,而當年看來非常冒險的投資成了紐約最重要並且成功的地標之一。
  • “Whitney and his cotton gin”:這個 “gin” 不是琴酒而是由 Eli Whitney 發明的機器,可以迅速的將棉花籽由剛收成的棉花中去除。這個說來簡單的機器大規模的提升了美國南方的棉花產量,也造成了黑奴的增加以及美國的經濟成長。
  • “Hershey and his chocolate bar”:由 Milton Hershey 創立的 Hershey 公司是美國第一個巧克力的大量生產者。他們的產品如今仍然隨處可見。巧克力可以以各種形狀販售,而長條形的稱為 “bar”。至於這個有什麼好笑的就不可考了(至少我想不出來)。
  • “Ford and his Lizzie”:福特公司首次大量生產的汽車 Model T. Ford (T 型車)的暱稱叫做 “Tin Lizzie”(錫罐麗茲)。為什麼叫這個怪名字呢?有個故事但是這篇文章太長了我懶得說~ 有興趣的話留言問我吧。
  • “reaching for the moon”:「伸手摘月亮」,擺明是摘不到,比喻一種癡人說夢的妄念,類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嘲笑不可能的夢想。
  • “they’ll have to change their tune”:「他們只好換個調子唱」,也就是改變對一件事情的評價或是意見的意思。
  • “you came through”:「你挺過來了」的意思。
  • “humble pie”:被迫吃「謙虛派」就是因為事情發展不如你的預期,而出醜或是受到教訓的意思。

 

歌詞翻譯

萊特兄弟,1903(via Wikipedia

The odds were a hundred to one against me
賠率是一比一百的看衰我
The world thought the heights were too high to climb
世界太高難以攀登
But people from Missouri never incensed me
但我從不介意那些密蘇里州(不信邪)的人
Oh, I wasn't a bit concerned, for from history I have learned
喔,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我有學過歷史
How many, many times the world had turned
畢竟世界的認知被扭轉過這麼多、這麼多次

馬可尼示範無線電,1890 年代(via Wikipedia

惠特尼的 "cotton gin" 除棉花籽機(via History Wired

They all laughed at Christopher Columbus
他們曾嘲笑哥倫布
When he said the world was round
當他說世界是圓的
They all laughed when Edison recorded sound
他們曾嘲笑愛迪生錄下的聲音

富爾頓與早期蒸氣船,1808(via Wikipedia

They all laughed at Wilbur and his brother
他們曾嘲笑 Wilbur 與他弟弟(萊特兄弟)
When they said that man could fly
當他們說人類可以飛行
They told Marconi
他們告訴馬可尼
Wireless was a phony
說無線電不過騙局一場
It's the same old cry
淨是這些陳腐發臭的老調

They laughed at me wanting you
他們嘲笑我對你的想望
Said I was reaching for the moon
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But oh, you came through
但是喔~ 你成功的穿越來到我身邊
Now they'll have to change their tune
現在他們得換個說法囉

They all said we never could be happy
他們說我們不會快樂的
They laughed at us and how!
他們是怎麼樣的嘲笑我們!
But ho, ho, ho!
但~ 哈,哈,哈!
Who's got the last laugh now?
看看最後笑著的人是誰啊?

They all laughed at Rockefeller Center
他們曾嘲笑洛克斐勒中心
Now they're fighting to get in
現在他們擠破頭想進去
They all laughed at Whitney and his cotton gin
他們曾嘲笑惠特尼還有他的除棉花籽機

They all laughed at Fulton and his steamboat
他們曾嘲笑富爾頓還有他的蒸氣船
Hershey and his chocolate bar
好時還有他的巧克力棒
Ford and his Lizzie
福特與他的麗茲(T 型車)
Kept the laughers busy
給唱衰的人找點事作
That's how people are
人們就是這樣啊

「好時」(Hershey's)巧克力棒包裝, 1936 - 1939(via Hershey Community Archives

They laughed at me wanting you
他們嘲笑我對你的想望
Said it would be, "Hello! Goodbye."
說那會是 "你好!掰掰。"
And oh, you came through
然而喔~ 你成功的穿越來到我身邊
Now they're eating humble pie
現在他們得嚥下謙虛派

They all said we'd never get together
他們說我們不可能會在一起
Darling, let's take a bow
親愛的,向觀眾鞠個躬吧
For ho, ho, ho!
哈,哈,哈!
Who's got the last laugh?
看誰笑到最後?
Hee, hee, hee!
嘿、嘿、嘿!
Let's have the last laugh, 
讓我們笑到最後
Ha, ha, ha!
哈,哈,哈!
Who's got the last laugh now?
看看最後笑著的人是誰啊?

Ira Gershwin 所填的歌詞都非常的有內容,其中包含了許多特殊的用語以及典故,對英文翻譯來說也是個挑戰!下週我們會再挑一首經典 swing 歌曲跟大家分享,也歡迎直接點歌喔~

(文:Angela & Jedi、校稿:念祖)

參考資料:

Wiki: Shall We Dance
Wiki: They All Laughed
Wiki: George Gershwin
Wiki: Ira Gershwin
Riverwalk Jazz
LA Times
Wiki: Porgy and Bess
State Symbols USA: Show-Me-State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can be wonderful.
— Mae West

Kiss & Tell Authentic Jazz(想跳舞點這裡)
Kiss & Tell Vintage(想買古董點這裡)

Swing 歌曲分享(#24):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Swing 歌曲分享(#24):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Swing 歌曲分享(#22):All the Cats Join In

Swing 歌曲分享(#22):All the Cats Join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