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9-04-01 at 3.24.27 PM.png

我是 Angela。Kiss & Tell 是我的 vintage 小舖,也是我跟大家分享復古美感/生活的筆記。很高興認識你。

經典 Swing 歌曲分享(# 48):Duke's Place

經典 Swing 歌曲分享(# 48):Duke's Place

艾靈頓公爵在紐約 (via:  The New Yorker )

艾靈頓公爵在紐約 (via: The New Yorker)

我們這週想介紹的經典 Swing 歌曲是艾靈頓公爵(Duke Ellington)的〈Duke’s Place(公爵的家)〉。常常聽爵士的讀者可能會發現這首歌其實就是〈C Jam Blues(即興 C 藍調)〉,只不過它有歌詞!之前我們有分享過其他公爵的歌曲,比方 〈Take the A Train(搭 A 線列車)〉、〈I’m Beginning to See The Light(我看見了曙光)〉、以及〈I Love Being Here With You(就愛在這跟你在一起)〉,但是他的爵士生涯超過五十多年、帶領的大樂團中包括許多爵士界最出色的樂手(其中有些與他合作數十年)、創作超過一千首歌曲、多次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並且榮獲普立茲特別獎,所以他對於音樂界的影響以及貢獻真的是一言難盡。這次我們多花了一點時間蒐集/翻譯資料,可以跟大家講一下這位兼具魅力與才華的爵士巨擘。

我們想推薦的版本來自 Louis Armstrong:

其他適合跳舞的版本包括:

〈C Jam Blues〉/〈Duke’s Place〉的主旋律用的其實是藍調的和弦組合(所以才會叫做 “Blues”,雖然在風格上這首歌跟傳統的藍調曲子聽起來差很多)。這首歌在 Swing 舞蹈圈子內非常的受歡迎,但是 Duke 本人很謙虛的說它不過是「我們較為平庸的東西之一」(“one of our more or less trite things”)。另外,曲子抬頭的 “Jam” 不是果醬喔!在音樂圈子中,“Jam” 是樂手聚在一起,一起演奏一些大家都熟悉的歌曲,但是也藉機各自即興發揮的場合。

1940 年代初,這首歌首次在一個 Soundie(當年的有聲電影短片)中出現。這首歌的特性是用一個簡單的架構給樂團中許多傑出的樂手一個獨奏的機會,展現他們的才華,因此片子沒有什麼情節(一群樂手在打烊了的酒吧玩音樂,幾位美女當觀眾)但是可以看到 Ray Nance(小提琴)、Ben Webster(薩克斯風) 、Rex Stewart(短號)、Joe Tricky Sam Nanton(長號)、Sonny Greer(鼓),以及 Barney Bigard(單簧管)。影片中的 Duke 很年輕,而且風度翩翩,不難看出他為什麼會有「公爵」這個綽號!

 

說到艾靈頓公爵

愛德華·肯尼斯·愛靈頓 (Edward Kennedy Ellington,艾靈頓公爵)出生於 1899 年,在華盛頓長大,七歲開始學習鋼琴。幼時因為舉止穿著與其他兒童相較非常的風度翩翩,因此被朋友暱稱 “Duke”(公爵)。     

艾靈頓公爵 15 歲時在冷飲店打工,在店裡的鋼琴上用各種不同的風格演奏自己所譜的曲子〈 Soda Fountain Rag(冷飲店萊格)〉,讓客人以為他熟識許多不同的歌,其實他演奏的這些曲子都是同一首,只是風格不同。在這個期間他深受其他萊格泰姆(Ragtime,爵士前身)以及 stride(另一種早期爵士風)鋼琴手的影響,並且開始在咖啡廳以及夜店演奏。在 1916 年他 17 歲的時候,艾靈頓公爵毅然決定回絕獎學金並且輟學,專心發展音樂事業。轉職業樂手初期,艾靈頓公爵還兼職廣告插畫家,每當有人找他畫看板廣告娛樂活動時,他就會推薦自己的樂團,並以這個方式爭取到了許多早期的表演機會。除此之外,他也常在在哈林著名的「租金趴」表演。(「租金趴」= “rent party”。Lindy Hop 文藝復興之父 Frankie Manning 的自傳中有提到,當年哈林區的居民常常在自己家中請樂手辦趴,靠賣便宜的門票來賺取租金,所以叫做「租金趴」)。

當艾靈頓公爵被哈林區的好萊塢俱樂部(Hollywood Club)雇用後,他正式從華盛頓遷居紐約。在 1926 年他 27 歲時,透過經紀人 Irving Mills,公爵開始替美國各大唱片公司錄製爵士歌曲,漸漸開始成為一個小有名氣的樂團領班。1927 年 28歲時,來自紐奧良的爵士前輩 King Oliver 回絕了哈林「棉花俱樂部(Cotton Club)」的邀請,這個事件給了公爵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讓他能夠在哈林當年最出名的夜店演出。在當時,棉花俱樂部(Cotton Club)每週都有電台現場直播,而且,在那種族隔離年代,棉花俱樂部沒有黑人客人,只有黑人樂手,於是,主要客群皆為中上階層的白人觀眾所構成的棉花俱樂部,讓公爵搖身成為了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在公爵 28 到 31 歲的 1927 到 1930 年間,除了在棉花俱樂部演出之外,他的樂團也偶爾參加其他樂團在哈林別的俱樂部與舞廳(比方 Roseland Ballroom)的演出。

艾靈頓公爵與另一位爵士巨星,Dizzy Gillespie(via:  Morrison Hotel Gallery )

艾靈頓公爵與另一位爵士巨星,Dizzy Gillespie(via: Morrison Hotel Gallery

經濟大蕭條的腳步緊跟著這段繁華之後到來。在經濟大蕭條的這段期間,許多樂手失業或轉行(比方當時已經是著名樂手的 Kid Ory 就被迫返鄉養雞)。不過公爵的樂團在大蕭條時靠著不斷的巡迴演出度過了這段經濟低潮,更靠著他海外的名聲乾脆遠赴歐洲表演。隨著 Swing 在 1930 年代末期漸漸變成了主流的 “dance music”(當年的跳舞音樂,就像我們現在的熱門音樂一樣主流),類似公爵的樂團也有了更多的工作機會(雖然競爭也相對增加),公爵的大樂團回到了棉花俱樂部,並且與後來變成了樂團重要棟樑的作曲家 Billy Strayhorn 開始密切合作(我們有介紹過 Strayhorn 與 Duke 共同著作的金曲〈Take the A Train〉。

經濟大蕭條最後導致的並不是復甦,而是戰爭。在二次大戰中,許多樂手離鄉背井去從軍,而戰後的通貨膨脹以及戰爭期間所引進高達 20-30% 的「跳舞稅」導致戰前雇用許多大樂團的俱樂部 / 夜店無法負擔戰後薪資的營運成本,因而轉向三到五人編制的小 “combo” 樂團,連大名鼎鼎的貝西爵士樂團( Count Basie Orchestra)都有一陣子被迫解散而改組為八人團組。雖然公爵的大樂團勉強掙扎度過了這段期間,但是到了 1950 年代,Swing 的全盛時期已過,而他的職業生涯也到了一個低點。

雖然 Swing 退了流行,公爵並沒有因此退休或銷聲匿跡,而是繼續默默地創作爵士。在 1956 年他 57 歲時,公爵的樂團在新港爵士節(Newport Jazz Festival)演出,出乎意料地得到了驚人的迴響,觀眾的熱情讓樂團盛情難卻,整個演出遠超過了預定的收場時間。這場表演也讓公爵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成為了曾經登上時代封面的唯五位爵士樂手之一。隨著名聲再次水漲船高,公爵再次開始在世界各地巡迴公演,並且與許多舊雨新知合作,包括 Count Basie, Louis Armstrong, Coleman Hawkins, John Coltrane, Charles Mingus, 以及 Frank Sinatra 等人。他本人的創作力也一再的突破眾人對於「爵士」這個框架的預期,甚至曾經譜出以基督教禮拜儀式為題材的樂曲。公爵 75 歲時,在 1974 年三月最後一次表演,在當年五月病逝。

《時代》雜誌封面上的艾靈頓公爵(via:  Time Magazine )

《時代》雜誌封面上的艾靈頓公爵(via: Time Magazine

在 1965 年,普立茲評審們判定當年沒有任何音樂創作值得得獎,並且考慮以特別獎的方式表揚公爵對於美國音樂文化的貢獻,但是董事們不同意,所以不了了之。當年 66 歲的公爵淡定地表示:「命運是善待我的,它不想要我太年輕就出名(“Fate is being kind to me. Fate doesn’t want me to be famous too young”)」。但是記者 Nat Hentoff 卻記錄了公爵私下的憤怒:「我不驚訝我這種音樂仍然在本土無法得到正式的榮譽。大部份的美國人仍然理所當然的認為歐洲的音樂,也就是古典樂,才是唯一高尚的音樂」(說穿了不過就是對爵士的歧視⋯⋯)。在 1999 年,隨著爵士社會地位的提升,普立茲終於決定正式頒發特別獎紀念公爵 一百歲生日,表揚他「透過爵士在美學上喚起民主理念」的天才,以及他對於音樂與文化不可磨滅的貢獻。

雖然公爵的名氣及成就在 Swing 的全盛時期達到一個高峰,但是公爵本人認為他的樂團與一般的 Swing 樂團不同,因為他們演奏的不只是 Swing,而是「爵士」。公爵本人曾經說過:「爵士是音樂,搖擺是生意」(“jazz is music, swing is business”)。實際上,公爵的樂團整體的音樂創作以及成就,打破了爵士的種種前例,將這種原本不受重視的次文化提升至成為能夠與古典音樂平起平坐的藝術高度。

 

重點片語解析

有如上面所提及,〈Duke’s Place〉的原型是〈C Jam Blues〉,但是在 1950 年代的時候,Wiliam Katz、 Ruth Roberts、 以及 Bob Thiele 替這首歌填上了歌詞。

  • “Place”:「地方」,但是也有「家」的意思。比方說我今天如果勾搭上了一位帥哥想要帶出場,就可以問他說 “Should we go to your place or mine?”(我們去你家還是我家?)。

  • “fellas”:“fellows” 的縮寫,「大夥兒」的意思。

  • “Get your kicks”:這裡的 “kick” 不是動詞,而是「樂子」的意思,有另一首常聽到的 Swing 金曲〈Route 66(66 號公路)〉中就提到 “get your kicks on Route 66”(在 66 號公路尋歡作樂)。

  • “Tootsies”:比較少見的俚語,「腳」的意思。

  • “Life is a spin”:應該是把 “a spin” 當作某種美好的事物。開車兜風就叫做 “take a spin”,所以這句應該是以這種方式解讀。

  • “Jetting along”:在人生的道路上奔馳的意思。

 

歌詞翻譯

艾靈頓公爵 (via:  Suzanne Schapowalow )

艾靈頓公爵 (via: Suzanne Schapowalow

Baby! Take me down to Duke's place
寶貝!帶我去公爵的家
Wildest box in town is Duke's place
城裡最狂野的地方,是公爵的家
Love that piano sound in Duke's place
最愛那鋼琴聲,在公爵的家
Saxes do their tricks in Duke's place
薩克斯風玩盡花招,在公爵的家

Fellas Swing their chicks in Duke's place
夥伴們盡情的搖擺,在公爵的家
Come on get your kicks in Duke's place
來吧來找點樂子吧,在公爵的家
If you've never been to Duke's place
如果你從未去過公爵的家
Take your tootsies into Duke's place
提起你的腳去到公爵的家
Life is in a spin in Duke's place.
生活就是場盛宴,在公爵的家

You find yourself a seat
你給自己找個位置
And when you wanna eat,
然後當你想吃東西時
You look around and yell,"Waiter!"
你看看四周喊聲:「服務生!」
You fill your cup chock full of dreams
你用夢想填滿你的杯子
And drink it up,
一飲而盡

You're jetting along with your girlie
跟小女友著在人生道路上奔馳
It's after three o'clock
剛過凌晨三點
But, baby, it's early!
但是寶貝,還早的很!

我們下週照樣會分享另一首經典 Swing 歌曲,歡迎留言點歌!

(文:Angela & Jedi;校稿:念祖)

給舞者的 SWING 樂理:節奏練習 #2(跟 Naomi  學 Musicality)

給舞者的 SWING 樂理:節奏練習 #2(跟 Naomi 學 Musicality)

經典 Swing 歌曲分享(# 47):Your Mother's Son-In-Law

經典 Swing 歌曲分享(# 47):Your Mother's Son-In-Law